滄華。

MQQQ:

#安艾#
本来想攒一波再发的,可是我太懒了,攒不起来!!
艾比小姐真可爱!!!!

泉吹球球:

@五行缺金 同志点的灵魂交换梗【其实是因为画起来简单就【脸呢
唉,作业还剩20多样,加油了

妈的之前忘打tag了

泉吹球球:

是欠格子太太一个月的生贺!!! @肉酱格子噗噜噜噜 【因为发图有限就把安哥搞没了【
推荐大家去看原文!

唉,可乐配汉堡真是人生一大享受😉❤🍔
大家中秋快乐!🌝🌝

泉吹球球:

是这样的,家里网络缴费了所以又可以用了,我很高兴,然后我画了这个东西【】梗有来源注意

唉 最近膨胀了很多啊我连高质量的画都画不出来了,你们赶紧骂我我要清醒清醒σ( ՞ټ՞)σ

【all金】性格互换

Dark:

#性格互换
#雷狮换格瑞,格瑞换安迷修,安迷修换嘉德罗斯,嘉德罗斯换雷狮
#可以的我又来发疯了xxx


-1-


格瑞顶着一头散发走在路上,烈斩不是被他扛着而是被拿在手上。


路过的参赛者用惊讶的目光看向格瑞的时候格瑞还瞪了回去,“看什么看,没见过你爸爸啊。”


沃日。


格瑞内心是冷漠的。


今天一早起来,他发现自己不太对劲,又说不出哪里不对劲,总之就是


想抹发胶时却把发胶扔到一边直接拿发带戴上了,打开积分面板想买瓶牛奶却忍不住点了啤酒多次尝试无果还只好把十多罐啤酒扔进垃圾桶毕竟未成年不能喝酒,看着自己的烈斩心里总有种违和感觉得它应该是锤子。


这些也就算了,在金日常向他抱过来时他不仅没有推开,还抱住了金,抱住了也就算了,还捏了金的屁股,捏了也就算了,还说了句“小鬼身材还不错。”


然后金一副见了鬼的表情推开了他迅速跑远了。


哦,苍天吶,大地呐,一颗可怜的芦荟失去了他的梦想。


格瑞追上去试图解释。


-2-


安迷修扛着自己的冷热流,站在树下,看着手中的特*苏,陷入了沉思,虽然不是很喜欢牛奶,但为了不浪费他还是喝了。


安迷修扯了扯嘴角,发现自己就是笑不出来,这样他救下遇难少女和王子殿下时还怎么发挥他的温柔,用这张面瘫脸?怎么可能!


安迷修45°忧伤望天,过了一会觉得脖子有点酸就又低了下来,然后就看到他的王子殿下满脸惊恐的朝他跑过来,身后一个白芦荟穷追不舍。


“安迷修!!救我!!格瑞疯了!!!”


安迷修本来想拉过金护在身后,说一番金不要怕在下会保护你的之类又帅气又刷好感的话,但看着金那张近在咫尺的脸他却……手一下就糊在了金的脸上不让他抱住自己。


看着金那张不可置信的脸安迷修很方。


不是这样的王子殿下你听我解释。


好在虽然不能接受金的怀抱但保护金的行为却还是下意识的,看到格瑞快到他们跟前了安迷修一把拉起金就跑。


因为这举动,金觉得安迷修还是正常的。


花了好大的劲两人才甩开格瑞。


金满脸灿烂的笑容朝安迷修伸出手说谢谢的时候。


安迷修内心:天使!!天使!!!啊!!!!!


但是他脸上还是不可控制的面瘫着。


金很疑惑,想着估计是安迷修今天心情不太好,还是不要打扰了。


所以金挥了挥手就走了,安迷修在心里尔康手。


-3-


金告别安迷修后想去找凯莉,她应该会知道格瑞为什么变成这样,毕竟凯莉对大赛里这些奇怪的事总是很了解的。


走着走着金踩到了一块西瓜皮,然后咣的一下就摔在了地上。


刚打算爬起来时眼前出现了一只手,“金,你没事吧?”金握住那只手,爬了起来。


“没事!谢……谢。”金对拉他起来的人表示感谢,可刚抬起头他就傻了。


“嘉、嘉德罗斯……???”金赶紧退后了两步,嘉德罗斯可别又是来嘲讽他的吧。


然后嘉德罗斯接下来的举动让金更害怕了。


嘉德罗斯满脸温柔的笑着,兑换了一个创可贴,撕开,拉过金的手,吹了吹刚刚金摔倒时蹭破皮的伤口,把创可贴贴了上去,然后握着金的手声音无比温柔的说,“下次要小心点哦。”


嘉德罗斯的内心此刻十分鄙视自己,这么蠢的行为竟然是他做出来的,不敢相信。


金已经石化了。


今天是怎么了,一个二个都疯了吗。


金石化的转身走了。


-4-


今天金怕是运气不太好。


他又遇到了一个疯了的雷狮。


那个平常虽然粗口爆的有点多但对他还挺友好可以说是有点温柔的雷狮,看见他时竟然开口就是一句“哟,渣渣今天怎么没跟在格瑞屁股后头啊。”


雷狮想抽自己。


自己怎么这么和小鬼说话呢,真该打。


雷狮眼睛一瞥,看到了金的伤口,本来想问问怎么受伤的,然后不由自主的蹦出一句,“渣渣就是渣渣,整天受伤。”


雷狮心里冷漠极了。


他看着金退后一步,说了一句“大佬您好,大佬再见”以后就转身走了。


看着金越来越远的背影,雷狮掏出了雷神之锤,然后轰的一下打碎了身边的巨石。


雷狮:我今天的情商呢,被佩利吃了吗。


-5-


“凯莉,今天格瑞他们都不太对劲,这是怎么回事啊?”金找到了凯莉。


凯莉刚听完就知道金说的是什么事了。


“啊,那个啊,那个不用担心,反正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你在他们面前脱衣服时他们的反应都是一样的。”


金:凯莉你也疯了吗


凯莉:不,我本色出演

【all金】26个字母题

诺啊:

放飞自我






『adventure 冒险』


尘埃飘散。雷狮眺望远方,夜空的星火在眼底闪烁,“……你知道的,这是一场生死攸关的冒险。”


“是的。”安迷修抬头望天,紧握手中双剑,语气蕴含着不容置疑的坚定,“但在下有非去不可的理由。”


雷狮竖起了中指,“你他妈想去抢老子的婚还有理了是吧???你敢来老子就把你狗头打爆信不信???”





『angst 焦虑』


金进了急救室已经快两个小时了。


门口聚集着大赛前十的身影,不免令人叹息。他们或站或坐,脸上的表情格外深沉。


“各位,”雷狮最先开了口,“金肚子里的孩子是我的,我会负责的。”


要不是怕惊动急救室的人,嘉徳罗斯几乎快要拔棍而起,“开什么狗屁玩笑?!圣空星的王妃岂是你能指染的?!就算是孩子也只会是我——”


安迷修打断了他们,“诸位,医院的患者需要安静,请不要那么急躁。”然后正了正自己的领带,“很抱歉瞒了大家那么久,其实我和金,早就在两个月前就同居了。”


格瑞一击眼刀过来,伸手勒紧安迷修的领带,“……不要开低俗的玩笑,每晚我从未看到你在金的身旁出现过。”


紫堂幻:“不不不不不他只是吃坏肚子了在洗胃而已你们冷静一点。再者这又不是abo世界观你们争屁争啊。”





『crackfic 片段』


格瑞,男性,身世不明,人长得帅,目前位于凹凸大赛排行榜第二位,是个典型的禁欲系神秘美少年,并且励志在18岁生日之前突破180公分,总体来说是个非常有上进心的人。他在凹凸星球上有数不胜数的小迷妹,恐怕现在的女孩子都吃对人爱搭不理的高冷模样这一套,宛如一群无药可救的抖M重度患者。


可就是这样的一个男人,是个Gay。


是个Gay。


是、个、Gay。


他Gay的对象是他幼年住登格鲁星时遇上的一个金毛傻小子。当格瑞第一次意识到他喜欢上这个天天被自己嫌弃的家伙后,扇了自己俩巴掌,一度怀疑过自己的审美。


但即使如此,在多年后的凹凸大赛上,看到金从远处向自己跑来,格瑞还是没有抑制住自己的少男心,小小的鸡冻了一下。


头发变长了,已经长得可以束起的程度,此刻正柔柔地散落在肩上。


恩,除了头发,其他的还是和以前一样,毫无品味的棒球帽,毫无品味的运动衫,以及毫无品味的运……动……裤……


格瑞的目光很快锁定了对方的两条赤裸裸露着的腿上,黑色的齐吊小短裤显得腿更加修长白皙,膝盖顶端微微泛红。


格瑞想,只不过是几个月没见为什么这家伙的衣品变得这么给,难道给气这种东西还是会遗传的吗。这时金已经飞扑过来了,向上一跃环住了格瑞的脖颈,双脚离地,整个人像是被吊在了格瑞身上。


……总觉得这小子有点缩水?


格瑞疑惑地环住了金的腰,防止他摔下去。腰部好像变得比以前更为纤细了,是最近没吃好饭,还是路途太过艰辛?总觉得胸口处被蹭的软……绵……绵……的……


格瑞面无表情地把金推开,无视了金疑惑的神情,直直看向平滑的脖子和带有一丝弧度的前胸。


暗叫不好的同时用刀对准了对方的脖子。


“你是谁。”可以说是相当恶劣的口气了,没有因为对方是女孩子而放松警惕。


对方非常不满地嘟嘴,圆溜溜的水蓝色眸子狠狠地盯着他,“讨厌啦格瑞……!明明就几个月没见,居然无情地将你宇宙最可爱的发小忘记了!”


迟疑地稍稍将烈斩移开些许,格瑞硬生生地问道:“……你是女的?”


对方一脸无措,“我什么时候说过我是男的了?”


……


…………


………………


如此说来在初次相遇时,对方也并未说什么“你好我叫金是个男孩子”诸如此类的话,而且两人从小到大顶多是同睡过,而并没有发生一起洗澡一起换衣服这种伤风败俗的事情。


金疑惑地问道,“……该不会是我从小一直留短发,所以格瑞你一直以为我是男孩子?”


格瑞默不作声地收回了烈斩。


金都快哭了,“天呐!我长得有那么男性化吗!这简直就是侮辱!侮辱!”


格瑞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他以前认为金是男孩子,所以一直勒令金不许哭,但是现在好像根本说不出“你是男人不能随便掉眼泪”诸如此类安慰的话。格瑞意外的苦恼了起来,他想起以前金哭的时候都是和他训练时被打哭的,突然罪恶感深重了起来。


被同一个人掰弯又掰直,格瑞现在觉得自己牛逼到不行。


另一时空。


金大惊失色:“我靠我什么时候说过我是女的了啊!”


格瑞带着怀疑的眼神上下扫射了金的身体,那探究的目光仿佛x光一样能把人看穿,他眉头一皱:“女孩子不要说粗鄙之语。”


“都说了我不是女的啊???”仿佛是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在几千人在场的凹凸大厅公共场合下,金掀起自己的上衣,露出白花花的比五花肉还好看的平坦胸膛。


确保让别人相信自己不是平得过分的未发育少女,金大有把自己的裤子褪下的势头。格瑞阻止了他的下一步动作,并闭上眼睛,用颤抖的声线说道:“……你走吧,我们以后不要再见面了。”


现场似乎听见了少男心破裂的响声,一个是关于友谊的,一个是关于爱情的。


金♂:所以说我是被嫌弃了吗???





『cirme 背德』


雷狮颤抖着手指向显示屏页面,几乎快要喊叫出声,“……你发的?!”


卡米尔凑上去看了一眼,标题上『喜欢上自己嫂子了该怎么急在线等』


卡米尔:“……我不是!我没有!”


雷狮:“别解释了!没想到你是这样欧豆豆!难过!心痛!!”


卡米尔:“葛格!!!”


……


“……老弟呀。”艾米面色深沉地拍了拍埃米的肩膀,吓得埃米连忙把刚发了贴的手机藏起来。


艾米忧心忡忡:“你说金会不会察觉到我是男孩子啊……总觉得每次穿着女装骗他约会不太好……”


“我猜不会吧……大概……”





『crossover 混合同人』


“安迷修怪兽!就由本凹凸曼来终结你吧!”


“你幼不幼稚,幼不幼稚。”


金拍了拍安迷修的肩膀,“忍一下吧,毕竟是中了‘萌萌哒毕竟我还是个宝宝呢哼’变小技能的雷狮。”





『death 死亡』


大赛已经到了尽头,赛场上只剩下几人。雷狮半靠在柱子上,毫无动弹的力气。他咳嗽几声,虚弱地开口,“喂,安迷修……如果可以的话……在我死后,烧个金给我。”


“你现在就死吧但金你就别想了我自己还要留着用。”





『fetish 恋物癖』


“如果给你一次机会可以得到传说中的独角兽,但必须要舍弃你的恋人我,你愿意吗?”


安迷修诡异地沉默了几秒。


“分手。”





『firsttime 第一次』


新婚之夜,两人坐在床边都有些窘迫,安迷修结结巴巴找话题,“我我我没经验,这、这是我第一次结婚……”


“??你还想结几次??”





『humar 幽默』


“我其实是有船的。”


“我其实也有马的。”


两人心照不宣地呵呵一笑。






『kinky 变态/怪癖』


金突然发现凹凸大赛的女孩子都是由男孩子扮演的。


凯莉:“哪个女孩子会参加这么血腥残忍的比赛呢~你太天真啦~”


艾米:“啊啊啊啊即使金发帅哥笨笨的却也还是好帅啊啊啊啊啊啊!”


安莉洁:“因为圣女只能是女孩子……但家族没有女性……在下也是迫不得已才……抱歉……并不是有意隐藏的。”


……


“是否开始回收参赛者金的原力技能?”


丹尼尔:“???”按了取消。






『rarody  效仿』


安迷修:“请让我成为你的守护骑士吧。”


雷狮:“请让我成为你的霸道鬼畜攻吧。”


嘉徳罗斯:“成为本王的王妃。”


格瑞:“成为你老公。”


金:“……越来越短也越来越过分了啊你们。”





『Poetry 诗歌/韵文』


金给安迷修的情诗:


我喜欢安迷修像得到了马一样高兴的神情,也喜欢安迷修失去马后悲伤的样子,就连他从未得到过马的懊恼,我也一并喜欢。





『Sci-Fi 科幻』


金发少年许愿后入眠,第二天醒来后发现自己被子里竟多出一个蛋……!


“如果可以的话,请让在下成为您的守护甜心吧。”


金:“……我,我拒绝。”





『Romance 浪漫』


并不觉得情人节送芦荟有啥浪漫的。金说。





『suspense 悬念』


未来到底是谁娶了金?


废话当然是我。





『Hme travel 时空旅行』


竟然遇到了小时候的自己。


“不干不干我要金当我的皇妃!!”


雷狮:“他已经是我的团长夫人了……”


小孩意外的态度坚决,“我不管!团长夫人有什么呀还是皇妃比较好。”


“你长大就知道团长这个职位多么伟大了!”


“我才不要长大☆长大后就会像你一样天天被金嫌弃还不能和金睡最最最重要的是还不能随便和金亲亲~”


“……扎心了老雷。”





『bagedy 悲剧』


金说,“对不起,你们都是好人,可是我有了喜欢的人。”


“谁?”


“黑金。”


“从来就没人把自恋说得那么清新脱俗。”





『Gary stu 大众情人(男性)』


秋很忧郁,天天都有人来家门口说要娶自己的弟弟。


开玩笑,当年我妈都说的好好的,我弟生出来就是给我当童养夫的好吗???





『Unirerse 平行宇宙剧情』


糟糕透了,不小心惹到了学校里不得了的角色。


金低头腹诽着。对方很不爽,破破烂烂的校服看起来就像外头的痞子。


“我、你!你不能找人打我!我告诉你我男朋友可是学生会副会长!”


“真不好意思啊,副会长也在我的管辖范围内。”


金惧怕地抬眼看他。


“因为我是学•生•会•会•长啊☆”


安迷修:(土下座)对不起,因为我的不努力没有当上会长,让金被雷狮摆了一道。都是我的锅。





『OOC 人物性格崩坏』


嘉徳罗斯:“喂,渣渣。”


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对对对我就是渣渣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请一辈子永远永远时时刻刻地叫我渣渣吧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请只叫我我一个人渣渣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嘉徳罗斯:“……???”


嘉徳罗斯:“你脑子有病?”


金:“对我脑子有病你说什么都是对的啊啊啊啊啊嘉徳罗斯是我的天我的地我唯一的神话我要为你死prprprprprprpr”








没了。
怒肝一波后去写作业
有几个没写因为懒

苏及物动词:

凹凸孩子之家总负责人丹尼尔。


丹尼尔:干不下去了散了散了

栀彻彻彻彻:

依然走指绘嗝。
4列表要我帮画D瑞金 画得很走心 瑞金大法好哈哈哈哈哈哈嗝

栀彻彻彻彻:

依然走指绘嗝。
4列表要我帮画D瑞金 画得很走心 瑞金大法好哈哈哈哈哈哈嗝